斯里兰卡--Lots of in script ions that tell stories

      galle县位于兰卡南方省,galle古堡则是这里的著名世界文化遗产,是17世纪荷兰人设计并建造的防御城堡,昨日去酒店时经过这里,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钟塔,早餐后叫上突突车直奔古堡,车上商量钟塔叫啥,bell town,L同学回答,我觉得对,于是要求司机开到古堡里的bell town,结果司机转了半天,停下问别人,哪里有bell town,被问的另外一个突突司机走上来,我们这里没有bell town,倒是有个clock town。爱,对就是clock town,终于到了,一字之差啊。

 

钟塔是有人出资建造,底座还有这些人的姓名,沿城墙往东走,站到城墙边上,又是鱼腥味扑面而来,这里能俯视一个小渔港。

透过一人高的城垛,看钟塔

这个姑娘后来碰到两次

 

古堡角楼,想象当年的荷兰士兵站在这个仅容一人站立的岗亭中,握着火枪,形势良好时打瞌睡,形势不好时紧张观望,特别是黑漆漆的夜里,除了火把照亮的有限范围,那远处还不知道潜伏着什么。

这么厚的城墙,我总觉得哪里见过,仔细想,使劲想,哦,台南的安平古堡,荷兰人在台湾也修建了类似的古堡,只是现在的安平古堡经过荷兰人,郑成功的王城,日本人的屯兵城,现在已经面目全非,而留在我记忆中的是当时在古堡内展览馆里看到的古堡原貌,城墙和这里极其相似。

老婆和娃吃完早饭赶来汇合,这里也有不少白鹭

 

沿城墙往西,海边城墙外面居然有座墓,很豪华,不用说这是穆斯林的墓,谷歌没有找到这个墓的主人,谁晓得,可以留言告诉我。

沿城墙往南,西南角是一片平台,看痕迹应该是当年的炮台。这里碰上一群开心的白衣少年,很大方的要让我给他们拍照

这位是这群娃里的领导,看她的胸牌,monitor

还不好意思的走开

前方有阵阵鼓声传来,走进一看是大批白衣少年正在排练阵型,不知道有啥庆典。

坐会逗逗乌鸦

正式进入老城区,这只猫很大方的溜达过来,等我拍完再走开,后来看别人的游记,偶尔发现,这只猫也在那边出现过。

街道整洁,欧式的建筑,处处是鲜花伴着各种颜色的门,C总提起,说有人把这里称为兰卡大的鼓浪屿,有点那个意思,不同得地方在于,这里充满了生活气息,这里大部分是居民,没那么重额商业氛围。

太阳升起,直射的地方立马热了起来,女士和摄影师就回酒店纳凉,我一人继续在城里溜达。灯塔边的小贩开始摆放商品

人们也开始上街溜达了

欧式小街,色彩鲜明的门被鲜花点缀


 

 路边还有宝石手工匠

再往前

坐落在最南端的便是清真寺,边上有一个穆斯林文化展馆,但是里面空荡荡的

白色清真寺,大M的曝光也有点诡异,好像主动吧天空高亮区域压低曝光了。

走过清真寺再往东北走便上了教堂街,第一个碰到的就是英国教堂。

在门口等待他/她出现

英国教堂比较新,里面有神职人员工作,边上古老而斑驳的便是荷兰教堂

 回头一看还是一直孟加拉巨蜥在边上找食

荷兰教堂17世纪于葡萄牙修道院基础上修建,进入教堂,这里大的墙上,地上都是殖民时代有地位额荷兰人的墓碑。

脚下这块,Mary anne Garstin,好奇的谷歌了一下,查到如下信息,

 Mary Ann Garstin wife of Lt Col Garstin of the Bengal Engineers who died on 18 Sep 1845 aged 27 lies buried in the graveyard of the Dutch Church in Galle. Whether Lt Col Garstin was related to Rev Norman Garstin is not known but is probable.

大致的意思是,mary ann garstin是孟加拉工程师 Col Garstin 中尉的妻子,死于1845年9月18日,时年27岁,安葬在galle的荷兰教堂墓园,Garstin中尉和Norman Garstin是不是有关系就不清楚了,但是是有可能的。这是一位家族史专家回答读者来信的内容。Norman Garstin则是1821被指定的锡兰第二个殖民地长官,死于1831年,他原来也被埋葬在这里,后来被移到Wolvendahl教堂。如果都埋葬的是有地位的人,那这位Garstiin家族的媳妇,和Norman Garstin应该是有关系的。

 

教堂外的院子里也是墓碑,骷髅很Q,这位据说是旧时荷兰指揮官墓碑。

 每个墓碑后面都能挖出一段故事,正如教堂墙上一句话说的“Lots of in script ions that tell stories”。

 走出教堂,已近中午,南亚的烈日能灼烧皮肤,在城门口附近的路上找到了一家阴凉的武汉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牛肉给的很厚道,但是味道真的一般。

路过古堡外围的城门,灰色的墙和鲜艳的衣服反差明显,举着相机等待合适的他路过,行人看到我的姿势,好奇得仔细观察对面这堵墙,上面难道长了朵花?

    坐突突回到酒店,女士们终于穿上沙丽在拍拍拍,连饭都没吃,我歇了一会,半躺在椅子上喝茶,酒店的装饰有点中国元素,石狮子和兵马俑,楼梯上还有一副大航海时代的手绘地图,北美洲的西北部分并不全,上面不知是西班牙语还是葡萄牙语,反正我不认得。 

游泳休息

休息至下午4点多,将近傍晚,再次出发,二进galle古堡,这次从大门进,先走教堂街,可惜已经关门了

这次带上了的大广角,英国教堂外观比较新

 直接往南走,过了清真寺,穆斯林的屋子很明显

走上防坡堤,这里已经有人群聚集了

 

大家聚集到最西南端的炮台等待落日,

小小的平台挤满了人,思量一下还是往西北走走吧,别给蹭掉下去了

印度洋落日还是挺漂亮的

回程,古堡西边还有一座佛塔。

路过兰卡政府军驻galle智慧部,娇羞的士兵

晚餐还是在酒店

 

 



[本日志由 英雄无敌 于 2017-03-08 10:29 AM 更新]
上一篇: 斯里兰卡--晕船药
下一篇: 斯里兰卡--最最漫长大的一天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斯里兰卡 galle 加勒 老城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878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5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